首页 > 文学 > 正文

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

时间:2018-03-01 16:45:21        来源:

2015020212431499.jpg



 男人就像个发狂的疯子,猛的一把扯住他的衣领,口沫横飞以至于歇斯底里的吼叫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句!!”

    “罗玉,你他妈的有没有喜欢过我?!你有没有爱过我!哪怕只是一分钟一秒钟也行,你到底有没有?!”

    身后,是望不见底的崖,地上的石子因为二人凌乱的脚步纷纷滚落。

    男孩脸庞满是泪水,却依然毫不畏惧的大叫:“没有从来就没有!我承认我是同性恋,但我不爱你!”

    蓦然间,思绪又飞回到儿时那段美好的时光,只可惜事过境迁,物是人非,曾经沉甸甸的友谊如今已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我真的没有想到,我和你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我真是后悔,如果当初在筒子楼的分别是永别的话,我情愿再也不要和你重逢!可是小玉,我是真心的爱上你了,不要再口口声声对我讲什么友情,老子不要你的友情!带上你的友情统统见鬼去吧!

[NextPage]

八十年代的前罗村,那时还是个比较落后的小村庄,离县城远不说,交通也非常闭塞。

    全村通共二三十户人家,站在村头一眼就可纵观全村。

    前罗连个学校都没有,孩子们念书都是走七八里地到邻村上的。

    罗健,十二岁,一个快乐、正义且又热心肠的孩子,就读于张家湾镇大刘庄村小学年级

    罗健是独生子,而就在八五年的某天,他却意外拣回来一个婴儿,从此他又多了一个小兄弟

    那天午,天色晦暗北风乍起,罗健吃了饭正要去上学,路过村口时见前边围着几个人

    他也跑过去跟着凑热闹,才发现人们正围着只大纸箱子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箱口半敞,里面棉布包裹着的竟然是个刚生下来不久的小婴儿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冬季天气十分寒冷,那个孩子静静的躺在箱子里,眼睛紧闭着,小脸儿冻的发青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可怜着那孩子,却没一人愿意往家拣。

    风渐大了,孩子的嘴唇已冻了青紫色。罗健很可怜他,想都没想伸手抱起大纸箱子就往家跑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随后挤了满屋,罗健父母都是憨厚的庄稼人,看见儿子拣回个孩子来,两口子倒没责怪他,反而也可怜起这个孩子来了。

    当即抱到炕上,解开棉布包一看,竟是个男孩,身体四肢健全,看不出哪里有毛病,只不过孩子太弱小了些,估计也就四斤左右,像个早产儿。

    那个时期重男轻女的思想尤为突出,谁家会把个好端端的男婴扔了不要,就更叫人匪夷所思了,除非……

    除非这个可怜的孩子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

    小家伙一缓过来就是咧着小嘴哇哇大哭,声音还不小呢,把个罗健乐坏了,一边逗他一边问:“喂喂,小东西,你是哪的人啊?”

    大伙又被罗健逗笑了,母亲熬了碗米汤喂给小家伙吃,小家伙就跟饿狼似的,喝了米汤脸色明显好转,也不哭闹了,闭着眼睛又呼呼的睡上了。

    罗健趴在炕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小脸儿,还时不时的凑上去闻闻,人们都说:“小健他妈啊,好端端的孩子你两口子就留下算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妈,就把他留下吧!你看他好可爱呢!”罗健拽着母亲的胳膊央求。

    母亲心软了,父亲也在旁边抽着袋烟,乐呵呵说:“留就留,挺好的孩子,能让健儿拣回来,就是跟咱家有缘!”

    罗健轻手轻脚看了小家伙一会儿,回头问母亲:“妈,他以后该叫我什么啊?是叫哥哥吗?”

    母亲笑道:“是啊,可不叫哥哥呗。”

    罗健又问:“那咱给他起个名字吧?”

    母亲说:“你给他起吧,他是你拣回来的,这个名你起最合适。”

广州同志网 www.gztz5.com 感谢一路有你的支持!
阅读下一篇

什么是同性恋电影成功的秘诀?

同性恋题材曾经长期是电影创作的禁区。比较而言,欧洲对同性恋电影更加宽容,最早的女同性恋电影是德国拍摄的《穿制服的女孩》,之所以